先模仿后创新获英诺投资 他造变形家具让小户型五脏俱全 拿下30家B端客户05-26

微信图片_20170625160511.jpg

做家具一直是王斌心中的情结所在。


铅笔道 记者 赵芳馨


导语


王斌坦诚道,第一代产品模仿了意大利品牌的80%


2014年的一趟意大利之旅,他邂逅了之前只在脑海中构思过的创意变形家具。加盟品牌无果,王斌回国创立智蜂巢,开始设计研发适合小微空间的创意智能家居。


所谓创意,是因为家具像变形金刚通过正翻、侧翻及空间的分割组合,一张普通的床既充当卧室,还能变成书房、衣帽间等。


但创新始终是压在王斌心头的一块大石。从去年开始,团队自主研发第二代产品:升级结构和材质、为家具增加电机、声控等智能化功能。


经历一年研发周期,新品将于本月26日上线。为此,智蜂巢已提前在上海、北京、武汉、杭州、厦门等地布局线下体验店——这也是为了在未来更好地服务广大租房群体。


截至目前,智蜂巢30多个SKU,服务约30B端客户,其中B端销售额占总销售额的70%

2.jpg

王斌承文中数据无其真负责笔道已音速内容客性背

 

家具中的“变形金刚”



来意大利之前,王斌没想到会在这里激发了自己的家具梦


原因在于当地某品牌的变形家具——全部针对小微空间设计。比如一张普通的床就像变形金刚,既充当卧室,还能变成书房、衣帽间等。


在他看来,这种设计可节省居住空间,品质和创意都很棒,体验也不错;美中不足的是售价较高,一套约七八万元人民币。


面对这些以前没见过的新产品,王斌想到了自己的小窝。毕业后打拼数年,王斌在北京买了一套60平米的小房子。2007年母亲来北京帮他照顾孩子,其因腰椎病无法睡软床。但房间逼仄狭小,别无选择,母亲只能睡沙发。


一时半会改变不了房子大小,设计师出身的他当时就想过利用家具优化空间。


惊艳过后,他的第一想法是能否加盟品牌,把好产品传到国内。但在公司等了一天,其负责人并不想见王斌,也不想与国人合作。品牌方觉得,中国人不认可市场,也很有可能会抄袭它们的产品。


算了,那我就自己做。下定决心后,王斌从意大利采购了几套样品,回国后辞了原单位华东区总裁的职位,专心设计研发小空间创意家具智蜂巢

 

模仿起家


 

从设计大型博物馆展览到小微空间家具,除了自身的设计底子,王斌只有手里的几套家具。没办法,他先从模仿做起。第一代产品模仿了意大利品牌的80%


虽然有现成的参照物,供应链仍是最大的难题。国内没有多少人设计过类似家具,也没有成体系的供应链。王斌只能到各行各业挖人,组建研发团队。


床是最占用空间的家具,由此王斌先从床品开始研发,如正翻床、侧翻床等。随后,团队把一整套家具拆分为几部分,包括核心结构、骨架、轴承等。每一部分由一家工厂根据图纸采购原料、开发模具、生产样品等。

4.jpeg

 智蜂巢核心团队


起初半年,王斌尝试过定制服务。但问题随之而来:高客单价伴随着返工、维修、换板等高人力成本,且产品的目标用户是居住着小户型的年轻人——他们更喜欢高性价比的产品。


因此,团队把精力转移到家具的多样化、模块化生产。用户可根据产品,自主选择、更换适合的部分。更大的好处是,模块化的家具能增加营收,减少生产周期和成本。


20154月,第一代创意家具上线。王斌开了一家淘宝店,直接面向上海地区的C端用户售卖,床品价格在几千元到一万多元不等。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,每个月的销售额为三四十万元。

 

找上门的生意



淘宝店开业当月,线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
客人是万科的项目经理。彼时,万科开发了一批20多平米的小户型,共几千套。但原先设计的样板房销售效果不理想,只卖出三分之一。


这位经理此行的目的,就是看好团队的设计和研发能力,希望其设计一套适合该户型的解决方案。接下案子后,王斌与成员在一个月内完成了两套设计并安装到位。利用家具,20多平米的空间能出客厅、卧室、书房、厨房和卫生间。


 

效果显而易见。两个月后,剩下的2000套房销售一空。

5.jpg

 配色清新的家具们


于是在面向C端客户之外,王斌又发现了一条新路:为B端提供整体家装解决方案。此后,团队相继为绿地、置信地产、中铁建设集团等房地产企业,以及魔方公寓、可寓公寓等公寓品牌服务。


开发商以卖房为主、公寓品牌以租房为主。因此,团队根据客户的不同需求调整解决方案。公寓需要的是简化版本,因为其资金要求低;开发商更追求性价比,产品的功能会更强大。


 打下口碑后,B端的销售额渐渐上涨至总销售额的70%,成为团队的主要营收途径。


但王斌心里总有片阴影尚未驱散。他不想一直模仿下去,因为公司的生命力是源源不断的创新,而不是售卖几款老产品。

 

自主研发新品


 

于是去年一整年,王斌和团队把精力分为两部分50%放在旧品改造,50%用来研发新品。


新品仍从床品入手,并在第一代家具的基础上进行优化。第一是增加智能化功能,比如电机和声控;第二是升级结构和材质等。比如第一代的床多为侧翻、平行翻,第二代最大的改造就是利用电机垂直升降。


而直升降床是最难研发的产品,但未来销量也会最高


其最大的问题是安全性,如果安全性控制不了,床可能会从顶部脱落,下面的人就有性命之忧;第二是控制重量;第三,保证整体造价成本在一万元左右,符合消费者的心理预期;电机测试最为复杂,因为电机的轴承、电源、线路连接位置、孔位等都需要穿插至五金结构里,这会导致生产难度加大。


花了一年时间,团队把一张床改版了4次才最终成型。新品将于本月26日正式发售。接下来,智蜂巢将一边推广床品,一边研发变形单品,如书柜、餐桌等,以及小功能收纳。

 

瞄准租房群体


 

与研发产品同步,王斌还快速发展了线下体验店。从上海起家,智蜂巢逐步在北京、武汉、成都、厦门、西安落地。


新动作是为了下一阶段的布局。迟迟没有做市场推广,是因为他认为公司最大的应该是租房的那群人,而不是买房群体。


 

在现有产品的基础上,王斌想进一步规模化生产,降低成本。简化板材结构,可能客户三四千元就买下整个空间的家具。

8.jpg

 装了智蜂巢家具的小户型模拟图


为此,今年1月拿下英诺天使基金的投资后,团队便着手建立自己的五金生产基地,研发标准化五金配件。


其次,从服务体验上下功夫。其一是上述线下体验店,其二是后续提供软装服务,让小户型不用装修,简单装饰下就很漂亮


他把这样的打法称为“O2O+复合模式,将于今年开始试验。未来租房人士成为智蜂巢的主要客户时,团队能为提供一次免费的搬家服务。


截至目前,智蜂巢30多个SKU,服务约30B端客户,预计今年完成数千万战略订单销售额。


现阶段,项目正寻求Pre-A轮融资。资金将主要用于品牌推广、市场营销等。


 

编辑   孙 娇     校对  代 伟